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繁忙的施工景象

2020-06-23 17:13

没有多少路人留意铭牌上的文字,行色匆匆。这个欧式大院里有一个花坛,花坛中央摆放着一块巨大的石头。门卫阻拦了记者的拍照,“这里是办公大楼,不能拍照。”

“但重建并非没有意义,复建最大的意义是警示后人,我们曾经以一种错误态度对待了我们的历史,这就是我们的耻辱碑。”济南考古研究所所长李铭说。

今年8月1日,济南市旧城开发投资集团对外公布,将投资15亿元修建济南火车站北广场,其中包括复建21年前拆除的老火车站以及行包房。

“济南后悔了!”济南文史专家雍坚这样评价重建济南老火车站的决策。

沿着站前街往南走到第一个路口左拐,是一栋老房子:尖顶、红瓦、巨大的柱子、几个壁炉烟囱、墙体上爬满墨绿的爬山虎……墙体上,黑色的铭牌有中英文两种解说:济南铁路局实业发展公司,两侧的欧式古典建筑始建于1904年9月,属胶济、津浦线济南站区附属建筑物……距今已经有100多年,被列入济南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在济南市考古研究所,所长李铭从电脑里调出了当年济南老火车站建设中的照片——铁轨上,一辆轨道车上坐着一位洋人,他戴着礼帽、身穿西装,脚踏一双皮鞋,身后四名中国工人留着清朝的发辫。有资料显示,轨道车上的洋人正是济南老火车站的设计师——德国建筑师赫尔曼·弗舍尔。当时的火车站还没有装修完毕,站前一位出苦力的人,光着膀子推着独轮车,皮肤黝黑,放着光。

1992年,济南铁路局为了扩大站场,不顾专家和学者的反对,将德国人于1904年修建的济南火车站拆除。目前,复建规划尚未完成,济南官方称复建后的济南老火车站将“原汁原味”展现在市民面前。

经过记者的询问,大院旁卖饮料的小卖部老板娘指着远处的铁路大厦说,“那才是济南老火车站。”现在,那里实际上是济南站出站的地方。

站在火车站南广场向四周望去,几乎找不到济南老火车站的踪迹,火车站南面的大楼阻碍了视线。与其他城市一样,火车站广场两边,一群老人手拿着牌子招呼着来往行人,“临时休息,宾馆内有空调。”

中午时刻,出济南火车站,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繁忙的施工景象。脚手架上戴着安全帽的工人汗流浃背,8月4日济南站的室外温度超过35℃。

8月1日,济南市旧城开发投资集团对外公布,将投资15亿元修建济南火车站北广场,其中包括复建21年前拆除的老火车站以及行包房。早报记者 权义图

济南老火车站重建的信息勾起了一代济南人的记忆,也引起了一些建筑界专家非议。“一蠢,再蠢。”山东省建筑大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授对早报记者直言,“原址已经破坏,建筑材料与工艺也发生了变化,图纸现在尚且没有找到,建筑风格并不是哥特式建筑,而是日耳曼风格,怎么可能恢复得原汁原味?”

(责任编辑:宋雅静)